您的位置  主页 >

校园日记事件

2019年05月17日 21:22

    答:其实,考场写作都可以视为一项任务写作。不管写作要求是“指令”还是“禁令”,写作者都要明确题目的要求,并遵照“要求”完成考场写作任务。命题作文、话题作文、材料作文莫不如此。像“材料作文”写作,首先要阅读材料,尊重材料,从材料中获得意义,从要求中明确写什么与不能写什么,正如入乡问俗,入境问禁。“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则是把“任务”更明确出来,因此,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写作首先要对“任务”进行确定性判断。比如,我们不妨明确如下问题:①这是一个什么任务?②怎样才算基本完成任务?③完成任务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以全国新课标卷的“女儿举报父亲开车打电话”作文题为例,这项任务就是:选择一个对象,给他写封信,表达自己对“女儿举报父亲”这件事的态度和看法。如果你对小陈举报老陈的做法表示“点赞”,认为在这件事上,小陈做得对,这样的写作,应该说有自己基本的认识、态度,而且字数也符合不少于800字的硬性要求,这就是基本完成了任务。但是,这还不能说是比较好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为什么呢?题目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而单纯“点赞小陈”,应该说没有充分理解这则材料中蕴含的“情与法”两难的含义,这封写给小陈的信也难解小陈举报老陈后在“情与法”两难之上的纠结。因此,漂亮地完成任务,应该不是简单地看你的写信格式对不对,也不单看文章字数够不够,还应该看你有没有“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提出自己在这个两难问题中比较深刻的观点和看法,体现出你的思维能力,表达出当代中学生应有的伦理观、法制观。就是说,同是一个任务的指令,你的思考的深浅之别会决定你文章的高下之分。

    我语塞了,说不出也想不出说什么话,只感到一丝悲凉袭上心头。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正处人生的花季,正是跳着走路唱着歌生活的时候,原本该有最多彩而浪漫的生活,如今为了一次的考试而愿意放弃所有的欢乐、梦想,去做一台没有情感没有思维没有欢乐悲哀的机器,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

    译文:创造财富有个大原则:生产的人多,消费的人少,创造得迅速,使用得舒缓,这样国家财富就可以经常保持充足。

    忘却吧,在这残阳西落的天涯,我不愿再让泪水迎向这烈烈的西风。

    不能以貌取人

    现代诗歌又叫新诗,它源于“五?四”,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旧文化的锐利武器之一。作者多是留学归来的留学生,他们吸取了外国诗歌文化的精华,结合中国的现状,创造出的一种新型的诗歌样式。著名的诗人如郭沫若(《女神》)、闻一多(《死水》)等,经几代人的努力,使中华文化宝库中又增添了一朵耀眼的奇葩。而他们的优秀传统,一直流传至今。

    一个人的归因特点反映了他的个性特征,青春期正是个性形成的关键时期,由于认识事物的片面性,加上新一代的青少年大多数是独生子女,家长对他们的事情往往干涉太多,从小未形成一种对自己的事情负责的态度,致使他们对自己生活中的成败不能做出合理的归因,影响了他们的行为方式,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不良的人格,阻碍他们的健康成长。

    故事当然不再以他玄妙的神话色彩使我们联想翩翩。但我们始终相信这个结局是真实的,完美的。愚公拿着斧锤向我们诠释了他的人定胜天,成熟给与的慧眼让我们剥析到了这传世神奇下所孕育的精神,那是我们成为万物之灵长的资本。

    2.在课前找出5-6名曾经正确归因的同学介绍自己的经验。

    猴子坐板凳 —— 有板有眼;有板眼

    全文最大的亮点,在于结构安排合理巧妙,含蓄而深刻地表达主题。文章所写的门是“家门”,先写自家的门为反叛的“我”开着,并且给予“我”温暖,并由此推而广之,希望全天下的儿女“常回家看看”。因为家门一直为自己的孩子开着。进而由实到虚,写“我们的祖国”一直把门开着,“等着贪玩的孩子”。这样虚实结合,不仅紧扣题目,而且有效地深化了主题,使文章大为增色。(卓厚宝)

    先是反思。《我的兄弟》也说得很简单:“我后来悟到我的错处”,仅仅是“错”,“错”在哪里,没有交代。但《风筝》却说自己轮到了“惩罚”,那就不只是“错”而可能有“罪”。而且也十分严肃地说出了其中的缘由:“我”接受了西方新的现代儿童观,“知道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在这样的新思想新观念的映照下,原先“我”所坚持的“风筝是没出息的孩子所做的玩艺”的观念,就显得陈旧而荒谬,不攻而自破了。这样,觉悟的“我”,再反观“二十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的“这一幕”,前文所写的对风筝,更是对小兄弟心灵的“折断”“掷”“踏扁”,以及“我”的“愤怒”“傲然”,一下子都露出了狰狞面目,“我”终于猛醒:这是“精神的虐杀”!这一判断,是全文最浓重的一笔。这件事在《我的兄弟》里,仅仅是幼时兄弟之间的冲突,但在《风筝》的反省中,就成了一个“精神的虐杀”的事件。这有点出乎我们读者的意料,因此特别具有震撼力,但由于作者在前文的具体描写中已经作了足够的铺垫,所以这又是我们能够接受的。这就是作者用笔的力量。由此引发的,是“我”的,其实也是“我们”读者的沉重之感:“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很重很重地堕下去了”,但又并不“断绝”,只是“很重很重地堕着,堕着”:一再地重复“很重很重”,这都是对人的心灵“很重很重”的“惩罚”。鲁迅对自己的解剖,是很锋利,也很残酷的。

    首先表现为进取精神不足与功利意识偏强之间的矛盾。所谓进取精神是指一个人应当有理想,有自己的奋斗目标,有一种创造的追求和事业心,不断地发展自我、贡献社会等等。但这样的进取精神如果被不适当地强化,也可能导致一些负面的结果。有相当一部分的女生进入高中后存在着目标模糊的问题,她们把考上大学作为跳出“农门”的途径、人生奋斗的顶峰,觉得能够考上大学已经很不错了,缺乏长远的干事业的雄心壮志。也有一部分女生,由于在个人发展上缺乏目标,学习失去了动力,变得胸无大志、懒懒散散,进取意识日趋淡薄。她们在考虑未来时,自然而然接受“学得好”“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之说,很少想到自己的社会责任,只想将来能有一位令人羡慕的丈夫。

    孙猴子的尾巴 —— 变不了;没法变

    担当,是司马迁于鸿毛与泰山间的忍辱抉择,从此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担当起血著史书的责任。担当,是肖邦把家园之思,亡国之痛埋在心头,从此羁旅异乡,手指流转于黑白世界,担当起音乐筑魂的责任;一位位先驱,或面对生死别离,或面对家破国亡,没有丧失生的豪情,没有放弃活的气节。用生命,活成一座座丰碑,担当起一份无愧于心的责任!

    美丽?精致?迷人?温馨?都不足以诠释我对小窝的一种依恋。

    (三)书名号使用常见差错

    2.注意力问题 (1)注意力完全集中的状态是否只能保持10至15分钟。(2)学习时,身旁是否常有小说、杂志等使我分心的东西。(3)学习时是否常有想入非非的体验。(4)是否常与人边聊天边学习。

    (4) 用体育锻炼的方法来保护注意力。体育锻炼会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使精神系统得到改善。据测定,一个训练有素的运动员,对外界多种刺激的适应能力明显优于一般人。

    这正是作者要和我们一起讨论的——

    一旦意识到某件事或行为是不对的,不管它是多么强烈的诱惑着我们,对我们有多大的吸引力,都要坚决克制,决不做半点让步和迁就。培养自制力,要有毫不含糊的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

    (三)结尾部分:第6自然段:总结

    ①仆自卜固无取。假令有取,亦不敢为人师。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

    生活中,停下来是为了积攒更多的精力,让以后的学习和工作更加轻松。

  

    《战国策》:国别体史书,相传为汉代刘向整理编订。(《邹忌讽齐王纳谏》《冯谖客孟尝君》)

    “希望——”

    关汉卿:著名戏曲作家,著有《窦娥冤》,与郑光祖、白朴、马致远并称“元曲四大家”。

    ?

    卧在某物上,其实也就相当于以此物为枕。因此,动词“枕”和“藉”可以形成复音词“枕藉”,表示互相枕着垫着,表现出一种杂乱无章的无序状态,如:

    因此,对这位的□□,既佩服他的□□,也赞赏他的□□。这篇《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文章,给我们树立了一个□□□□、□□□□的形象,事隔几千年,栩栩如在眼前。想当年,他听了□□□□的□□之后,立即□□□□、□□□□、□□□□、□□□□、不仅□□而且□□,这是何等□□!何等□□□□,千载而下,犹令人□□□□!

   【篇一:二子悟人生】

    路,无处不在;人,如影随形。西方有一句著名的谚语,叫“条条大路通罗马”。电视剧《西游记》的主题歌里有“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的句子。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不畏艰辛,沿着陡峭的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鲁迅先生也说过:“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如何写好“人与路”话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父母的恩情深似海,我相信每个人都有颗尽孝的心,可是许多人都认为尽孝需要一大笔财富,因而他们觉得尽孝难,“难于上青天”。其实,尽孝是极其简单的,父母所想要的并非是无尽的物质享受,他们所想要的仅仅是你力所能及的,哪怕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浅浅的微笑。  

    宰鸡教猴:用杀鸡来警戒猴子。比喻严惩一个以警告其余。

    大风卷袭了原有的安定与平静。

    曹军的大小战船被铁环牢牢地锁住。

    点评:行文流畅,脉络分明,毫无赘言。“河蚌忍受了沙粒的磨砺,赢来了淡淡的幽香”于是有了“屈子汨罗江畔绽放出至美的梅香”,而一句“淡去了寒梅的清雅,迎来了秋菊的飘逸与坚定”把我们的视野拉向了司马迁“坚定的菊香从历史的深处飘来”。题目告诉我们盈心的花香,于是文中便有了那屈原的不屈之梅香,司马迁的负重之菊香,虽不是奇香盈口的,可我们读来却能嗅到那沁入心扉的清爽。

    猴子爬皂角树 —— 遇上棘手事

    虎威明月色燕语借春风横批:柏翠梅香

    在茫茫的人生道路上,让我们疲倦的不是路途的艰辛,而是鞋里的一粒沙。不妨停下来,倒掉鞋中的沙砾,领略无限的风光。

    迎新春江山锦绣辞旧岁事泰辉煌横批:春意盎然

    知其不可而为之

    杀鸡哧猴:见“杀鸡骇猴”。

    该为未来的生活作什么准备?

    今天,学习哥将漆永祥教授之前痛斥“高考体”的采访文章摘编在一起,启发同学们思考高考作文到底应该怎么写!

    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时,生活穷困,他的老朋友马正卿帮他弄来数十亩荒地。苏轼对于垦植这片土地很高兴,不但解决了吃饭问题,而且这片地在黄州城东,又是一块坡地。恰好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当年植树种花的忠州“东坡”相似,苏东坡敬慕白居易,敬慕他那种身处逆境,自强不息的精神。于是,也将这块地称为“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自得其乐。

    这里也只能作一点试解。在我看来,这段文字中两次出现的“严冬”是有两种不同的象征意义的。后一个“严冬”,是一个现实生活处境、生存状态的象征,所谓“非常的寒威和冷气”,突出的是生活的严酷,这是我们读者比较容易理解的。而前一个“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则是一个情感的选择、人生态度的选择问题,所谓“肃杀的严冬”是一种敢于正视现实生活的严峻,并在痛苦的反抗、挣扎中获得生命价值的冷峻的情感和人生态度;而“春日的温和”则是在回避“严冬”,沉湎于“春日”的幻想中以求得“温和”的人生。我曾经说过,人是有“避重就轻”的倾向的,大多数人恐怕都是宁愿躲到“春日的温和”中而逃避“肃杀的严冬”的。但鲁迅的选择,却恰恰相反,他宁愿“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鲁迅在写《风筝》的六天前写了一篇《雪》,其中满怀深情地写到了北方肃杀的严冬中的雪——

    译:国家兴盛时,当政者看待平民百姓如对受伤的人一样关心爱护,这是它的洪福;国家衰亡时,当政者看待平民百姓如粪土草芥一样微不足道,这是它的祸根。

    【八荒】四面八方遥远的地方,犹称“天下”。《过秦论》:“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梁启超《少年中国说》:“纵有千古,横有八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