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安可为俗士道哉

2019年04月15日 13:36

    为见义勇为者加分未必好

    高考后再进行自主招生,高校通过笔试先筛选一轮的必要性大大下降。同时,以往高考前考生四处奔波赶考的情况不再存在,降低了对高三阶段中学的教学秩序以及考生备考的影响。而高考成绩这一目前最具公信力的因素直接应用在自主招生综合评价当中,便于更好执行信息公开政策,促进了公平、公正。

    细节八:专业志愿的要求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上个世纪初叶,“打倒孔家店”运动在推翻旧文化的同时,也随之丢弃了中华民族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更为沉重的打击则是来自“文革”对学校教育的摧毁。知识分子被打翻在地,成为人人可以踏上一只脚的“臭老九”——这个称谓不由得让人联想起矇昧的元朝——教师作为知识分子的一员,自然不能幸免。经过这两次大运动的洗礼,社会已经失去了对知识的敬畏和尊重。即便如此,当年从事教学工作的,还是一批喜欢教书的人。1957年“反右运动”之后,大批知识分子被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她)们当中相当一批人成为当地基础教育的中坚力量。在这些高级知识分子的悉心调教下,一批有志青年事实上接受了高水平的教育。因此,一旦恢复高考,这批人马上脱颖而出,并且成为改革开放时代建设国家的栋梁之才。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学里农村学生比例比较高,很大程度上是来自这些下放知识分子的贡献。然而,随着“文革”结束和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这些具有丰富经验的教师逐批返回城市,他(她)们教过的弟子们也都考入了大学,毕业后不再从事教师工作。因此,和上个世纪中后期相比,广大农村地区的教师水平实际上是下降了。

    在五千年相沿不废的文化谱系里,尊师重教始终是一抹价值底色。《荀子》有言,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礼记》有言,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孔子是中国第一位民间教师,弟子三千的伟大成就,有教无类的光辉理念,在世界教育史上熠熠生辉。及至今日,现代中国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教育发展决定文明程度,“教师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未来,一个肩膀挑着民族的未来”。

    记者还了解到,内蒙古、河南、浙江、宁夏等对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的考生予以10—20分的加分,山东、四川等对受到表彰的见义勇为考生予以10—20分的加分。

    接下来的高考改革,无疑是2014年中国改革中的最强音。新学年伊始,酝酿三年多的高考改革方案经“深改组”批准,终于落锤。这是历史上最为全面、最为彻底的一次高考改革,动作之大,同样前所未有。

    国家优先发展培养专才的高等教育,并且对大学生免收学费;在中小学实行重点学校制度,为高等学校输送少数“尖子”,是我国教育走上“精英教育”路线的显著特征。为了加快高等教育的发展,1952年11月,在院系调整的高潮中单独设立高等教育部。此后,高教部与教育部几度分合:1958年两部合并,1963年又分设;1966年两部又一次合并。合并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实际工作中日益突出的重高等教育、轻普通教育的问题,即周恩来总理所批评的“大大、小小”的问题。时至今日,这一矛盾和重高轻基的倾斜始终存在,未能得到有效的纠正。 [详细]

    根据六年前我女儿用的一本美国中学教材,一些研究估算,中国大学生的成熟度平均比美国同龄人要低3.5年左右,原因就在于儒家文化和中国父母育子方式,在该放手的时候不能放手让孩子独立。而成熟度跟领导力又高度关联,没有成熟就无法有领导力,就难以竞争谷歌、微软、花旗等公司的CEO岗位。

    近日,中宣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并明确强调,不得使用财政资金举办营业性文艺晚会,不得使用财政资金高价请演艺人员,不得使用国有企业资金高价捧“明星”、“大腕”等等。这是国家相关部门整治各类文艺演出,特别是对“官办”文艺演出中歪风邪气的一记重拳,同时也为我们反思这股在当前文化领域中弥散的浮躁之气、奢华之风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

    二、好的作文题要有较高的思维含量和张力

    对于喜庆着的家庭,我不想多说祝贺的话语。我在想的是,那些因为没有考出好的成绩,本身便有了失败感的学生和家庭,为什么会有承受不了的“压力”,而使学生选择告别这个世界,选择悄然的出走,寻一份孤独的安静?这个“压力”曾经蛰伏在哪里,又为何突然之间横行于社会。这几天,我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路过几所高中学校的时候,都见到了学校在大门口、大路旁,用大红纸、大字体书写的高考喜报:本校进一本线者多少,进二本线者若干,然后是醒目的学生名单。据说,除了这种“马路喜报”,还有通过网路,把同样的内容推送到家长手机、张挂在学校网站上的“网络喜报”。有些过线率相对较高的学校,或者是出了成绩优异者的学校,还有特别的“祝贺标语”之类。

    在教育领域,不独有因“招生黑幕”落马的处长,也有因基建后勤腐败入狱的校长,还有因为学术腐败而斯文扫地的教授……如是种种,他们头上不是没有法律法规的“金箍儿”,而是平时没人认真去念那道“紧箍咒”。从来不“头痛”,等到自己头痛、社会更痛时,悔之晚矣。他们的前车之鉴,值得每个手中有点权力的人好好想想。

    对于人生大境界、“大人”哲学,虽不能至,但至少应保留一份敬意

    品读创美。余映潮说:“对于课文,要品得细,品得深,品得美,品得奇。品读要求一个‘深’字,解决‘深入课文’的问题,解决课文‘如何好’‘为什么美’的问题。”

    2. 蕴含依法治国理念

    事先他花65元买了3把刀带到了学校,他还写下了三百余字“死亡笔记”,其中有这样的话: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云英在调研中发现,不少地方的特教学校教师因为待遇和工作环境问题面临招聘难。“这也间接造成了这些学校规模小、办学条件有限、学生学习环境较差。”陈云英说。

    小说里诈骗方鸿渐的“克莱登大学”,现实中也有——从黄埔大学事件,到河南农大合作办学事件,“李鬼大学”以“全日制办学”、“合作式办学”等名义,“拉大旗做虎皮”、“挂羊头卖狗肉”,涉嫌诈骗数百名学生,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极其恶劣的行为。这些来自不发达、欠发达地区的学生,他们被骗去的不仅是几年数以万计的学费,更有“千金难买”的、谁也无法偿还的青春。

    我国有2.6亿学生,又有高度重视子女教育的传统,每一项教育改革,牵涉面广,触动也大。尤其是面对不同群体的不同教育需求,教育改革措施很难做到皆大欢喜,难免会伴随各种争议,甚至反对。当此之时,格外需要担当,符合实际的、认准了的事情,就要坚定不移地干下去,而不能瞻前顾后、畏葸不前。当然,也不能让改革者孤独前行,家长、社会、舆论都应多一些理性、多一点包容,共同营造理解改革、支持改革、参与改革的良好氛围,那么教育的百年大计,就有了新芽破土而出的希望。

    “原来备受关注的分数和分数线消失了,高校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今年,我们通过初审、复试确定了入围名单,最终从上至下完成录取。”徐宁汉介绍。

    分省命题作为高考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开始试点,2002年北京实行高考自主命题,在总结上海、北京自行组织高考命题经验的基础上,教育部2004年增加天津、辽宁、江苏、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广东、重庆9个省市单独组织本省市高考试题命制工作。至此,全国实行自主命题的省市增加到11个。2005年14个,2006年自主命题的省市达16个。截至2014年,全国共有17个省市实行自主命题。

    长久以来,社会对现行高考的意见颇多:一考定终身;唯分数论;忽视对考生综合素质的评价……但另一方面,如果真的破除单一的总分录取标准,一些公众又心存疑虑:这还“公平”吗?这决定了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

    尽管前路坎坷,但民众已经尝到了甜头。8月15日,石家庄的牛先生特意请了假,送孩子到石家庄市第四十中学报到。没有考试,不用找关系,不用交学费,一切非常顺利。户口,成为孩子顺利升学的“门票”。

    章先生表示,起初他总觉得疯狂英语并不适合自己,但听到老师充满磁性的发音、激情幽默的演讲,他被震撼了。还记得在参加疯狂英语集训营时,他一天下来就把嗓子喊哑了。“老师还给了我盐,说是喝淡盐水可以治嗓子。”章先生说,接触疯狂英语后,他敢于开口说英语了,获得了很大的成就感。从此更是踏上英语学习的“不归路”,随时随地读英语,达到了忘我的境界。章先生认为,是疯狂英语让自己不再“怵”英语,并喜欢上英语。

    也有不少同学和家长觉得,不在纷纷计较,压力山大的局面会得到缓解。孩子们可以拿出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感兴趣的学科上,上海市重点七宝中学高二学生家长丁女士认为压力小了,对儿子来说是好事。

    这就无怪乎有的大学对一年级新生发出“禁网令”,这显然与大学倡导的互联网学习格格不入。这种尴尬一直存在于我们的互联网教育发展中。多年前,我们就要求高校建设精品课程,并开放精品课程,但精品课程的开放很有限,其间存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当下,各高校都围着慕课做文章,可大家没有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如果现实中的大学课堂,都是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这样的课程通过网络发布之后,会有多大的吸引力?

    委员呼吁增加传统文化教育

    刘利民:这次改革提出要开展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学生升学的参考,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考试成绩有局限性,成绩只能衡量学生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方面,但不是全部。考试成绩主要反映学生的认知水平,但不能反映学生的行为表现,也不能完全反映学生的综合素质,包括他的全面发展情况。二是人才选拔标准应具有全面性。这次我们把考试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的情况结合起来选拔人才,方式应当说更加科学,有助于扭转单纯用考试分数评价学生的做法,促使人才选拔从只看冷冰冰的分,到关注活生生的人,实现知行统一。

    把课堂交给孩子来经营记者:您提到苏联凯洛夫的教学法,在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和实践能力方面有不足。那么,“助学法”是如何挖掘学生的创造力的呢?

    当下,在面临海外大学招生季如火如荼的时刻,只是简单地跟风炒作“某某学生被多少大学录取”并不明智,甚至有些可笑可叹,既不利于了解西方的招考制度的全部,还容易引人进入误区,随着近年来此风的越刮越猛,的确应该煞煞了!

    什么是“双一流”战略?双一流是指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这里的一流,不是国内一流而更是世界一流。相比较“985”“211”工程将国内的大学分成等级,“双一流”大学则更希望提升中国大学在世界的名次。在2015年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美英两国包揽了世界大学的前十名,中国的北大排名39,清华排名67,而大陆其他院校皆在百名之后。中国大学水平的提升,不仅在于国内之间的比较,还在于来自国际高等学府的竞争。

    因此,明确“自由教师”的教师身份,关键在于理顺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管理体系。《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草案)》即将进行三审,该修正案的核心是对民办教育进行分类管理。如果能理顺对民办教育的管理体系,那么“自由教师”的身份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昨天,市教委正式出台中小学学科改进意见,今后,小学阶段将禁止统考、统测。根据发布的《北京市中小学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今后,北京中小学将在教学中增加古诗词、汉字书法、楹联以及红色经典等内容的学习,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中、高考语文试卷中增大古诗文、现代文阅读量,增加优秀传统文化内容考查。《意见》将于11月27日实施。

    谈高校教育

    对于“3+2”方案,首先是地理学界、生物学界不满意,要求恢复考地理、生物。教育界也有不少人认为,文理分类不能适应科学文化发展的要求。1994年,国家教委《关于进一步改革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和毕业生就业制度的试点意见》提出:“以后,将逐步过渡到按高校招生的全国统一考试设置高中各门文化课程,而高等学校可根据各自专业的特点自行从中选择要求考生报考的科目,并自行决定录取标准,自主选拔新生。”

    C 引导骨干教师向农村流动

    成本高昂 前途难测

    在语言形式上,历代识字教材多为韵文。如公元前40年成书的《急就篇》,是我国现存比较完整的最早的小学识字教材兼常识教材,西汉时史游编纂,全书共2114字,34章。此书主要把当时日常所用单字按姓氏、生理、兵器、飞禽、走兽、医药、人事等分类汇编,成为三言、四言、七言韵语,既便于记诵,又切合实用,并尽量避免重复字,同时尽量使每句都表达一定的意义,以使儿童在识字过程中多获得一些自然及社会常识。

    中国在教育领域还没有摆脱意识形态的纠缠

    这个环节,主要是检验本节课学生学习效果、学习目标落实如何。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教师王家娟给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了一个身边事例,以此来解释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当教师。“除了个人因素,教师岗位的晋升途径的确比较狭窄。”王家娟说。

    既具备足够业务水平又富有奉献精神的老师,当然多多益善,但把这份工作当成糊口工具,也不代表就不会尽职尽责——“我只想打好这份工”,难道不是人生的一种高境界吗?

    误区七:放手成了“放羊”

    加以,教师经济条件不好,要买房,要买车,不得已挣外快,搞家教,明知家教大半骗人,反正有需求,我也有付出,总比当官的贪污盗窃要好,于是心安理得。

    斩断替考利益链,捍卫高考公平。《人民日报》在《斩断“替考”的利益链》一文中指出,正是当地存在高考组织、监管等方面的漏洞,在分数、金钱等诱惑之下,一条隐于高考洪流之下的利益链才有了生存土壤。

    疑虑被打消,信任被重建,终究是好事,但有些信任一旦被辜负,就永远得不到修复,尤其是在师生之间。若问教育最大的成功是什么,无非是赢得信任。孩子信任老师,喜欢跟老师讲悄悄话了,教育就成功一大半了。可见,成功的教育需要包括家长、教师在内的教育者先拿出信任对方的诚意,着意建立良好的家校关系、师生关系。同时,相关部门也要严厉打击诸如电信诈骗、非法传销等严重破坏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犯罪行为,重建公序良俗。而这不仅是教育要上好的开学第一课,也是整个社会须上好的第一课。

    实践考核纳入中考成绩

    十九、二十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怀德海在《教育的目的》一书中写道:“在中学阶段,学生应该伏案学习;在大学里,他该站起来,四面瞭望。”

    7月5日,教育部公布了首届国家级基础教育教学成果获奖名单,共有417项成果获奖。这些成果同样是“来自前人的经验”和“自身的实践”,按照《价值》一文的观点来推论,这些成果同样“很难说清谁才是真正的首创者”。就以本次获得特等奖的李吉林情境教育、邱学华尝试教学法、刘京海成功教育而言,情境、尝试、成功这些教育元素,分别在我国古代、在国外早有论述,并非李吉林、邱学华、刘京海首创,但是为什么还要把创新奖颁给他们?因为他们把古已有之或外国亦有之的情境、尝试、成功等教育观点,或系统化,或本土化,并且成功付诸实践。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创造,他们获得首届基础教育成果大奖,就是对这种创造的最大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