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教师节主题

2019年05月06日 14:38

    课前,学生自由写一个语言描写片断(二百字左右),老师整理。课上,呈现全班学生语言描写,让学生浏览、朗读、默读,然后引导发现学生在“语言描写片断”的特点,按郑老师的问法“这些同学怎样描写,你发现什么”。课堂上,学生在老师的激励与启发下,精彩连连。老师整整板出了一黑板的内容。

    4、发挥自己的知识水平方面的优势,带动组内青年教师,和他们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2.进一步突出本次课程改革的核心任务——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

    那么我们看看后果吧:教师们研究模式,制作模板。学生们死记模板,硬背一些材料,写作时只管机械填充。有写作才能的学生,你给我安分地趴着;有崇高追求的学生,你给我老实呆着。什么个性发展,什么百花齐放,什么因材施教,什么有教无类,通通见鬼去吧,都给我按套路作文!可是,可是我们的素质教育呢?我们的人才培养呢?我们民族希望呢?我们国家的未来呢?

    记:据我所知,尽管不见得很成功,但北大元培学院的初衷,就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就中国的特定国情而言,北大的很多举措并没有普遍参照意义,由此对于一般的大学来说,究竟应当怎样具体应对呢?

    我们飞向西方,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里宣布“我已经出离愤怒了”,那么,他也进入了深入的理性思考,但他的“心思”却没有这么容易“收束”。这乃是因为作为一个本质上的“诗人”,他的“冷静”的思考总是包裹着最“热烈”的情感,“思”与“情”永远拥抱、纠结为一体。一种张力,造成鲁迅情感表达方式上“一波三折”的曲折性。与周作人感情的自然、平稳流泻,形成了鲜明对比,进而显示了兄弟两个人气质上的差异:与鲁迅的“诗人”气质相反,周作人本质上是一个“智者”——周作人早就说过,他的“头脑是散文的”,而不是“诗”的(见《永日集?桃园/跋》)。

    “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所以我们备课组四个老师会经常在一起聊学生、聊教学内容,并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方法,在这种思维碰撞的过程中,我们常能有一些小灵感在脑里闪出来。又如先用“感情投资”的方法让那些水平测试可能过关的学生满怀信心地立“军令状”; 如用“留堂读书”的方法来“威胁”不肯开口读书的学生;将虚词几个几个地突破,由该词在新课文的用法联想回忆学过的旧课文,尤其是背诵篇目中的句子,反复强化,加深印象。因为工作量大,备课组成员要在集体备课,达成共识,形成计划后,进行分工合作。设计讲学稿、整理知识点、找资料、出练习测试题目等等,在加上学校各种各样常规或临时的工作,没有一个合理分工,没有合作精神、没有甘心吃亏的精神,是难以把工作做好的。

    这一节课给我的启示是让学生动起来的课堂,才是高效课堂。课堂教学就是要把课堂还给学生,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师为主导。老师不宜讲的太多,要让学生在课堂上主动思考,积极探究,大胆发言,勇于展示。

    父亲突然站定,朝幽深的树林上上下下地望了又望,用鼻子闻了又闻。

    上好一堂课;至少找一位学生谈心或书面交流;思考一个教育或社会问题;读书不少于一万字;写一篇教育日记。

    教你慢慢用汤匙,用筷子吃东西;

    从这两处“之”的辨析解释,我们发现,“之”字的使用,极其灵活,在不同语境中所表示的意思大不相同,要想准确地理解词语的含义,就不能静态的注释,而应该放在具体的语境当中动态地去考察,换句话说,即便是“之”字这样简单的文言虚词,我们也需要在阅读中去“瞻前顾后”,联系比较,才能准确地把握它的“语境义”,从而反过来再加深我们对文章整体的领悟。

    总评:六朝时代,骈文甚是繁荣,《别赋》句式,多用四、六言,可以说是骈赋的典型。但文中也夹杂着三、五、七言的句子,藉以舒畅文气。而七言的句子,往往中间镶以“兮”字,使音节纡缓。例如“怒复怒兮远山曲,去复去兮长河湄”。“攀桃李兮不忍别,送爱子兮沾罗裙”。读来委婉回环,一唱三叹。

    “绝国”在今天看来应指边疆,在古代交通不发达的状况下,“绝国”岂非是天涯海角。“至如一赴绝国,讵相见前。”的远赴“绝国”之别也是“视乔木兮故国,决北梁兮永辞。”“左右兮魂动,亲宾兮泪滋。”

    杜宁声声归去好。天涯何处无芳草。春来春去奈愁何。流光一霎催人老。

    新的周年,新的地震,所幸,没有校舍的严重垮塌。但是,旧的画面似乎依旧定格。

    没有人会反对,课堂教学必须有激情,但激情从可而来?没有满腹经纶,就不会有“成竹在胸”。所谓的才华横溢,一旦变成了装腔作势,一旦沦为“狐假虎威”,就成为了庸俗,就成为以势压人,即使你使用了最先进的现代手段,也只是徒具其形,内在的苍白,学生一目了然。

    在语文教学的四大根本任务中,“读”是基础,并可指导其余任务的完成。“读”可以为听、说、写积累表达素材,“读”可以为听、说、写积累表达技巧,“读”可以为听、说、写积累表达模板。“读”文本的过程是感受文本的人文积淀的过程,是感悟作者思想情感的过程,也是品味文本的语言技巧的过程。传统语文教学,十分重视学生读文本,可以说是紧紧抓住了语文教学的根本和核心的。

    在学习内容复杂的情况下,“先学后教,当堂训练”还有两种变化形式。一是“先学”“后教”两者粘连在一起反复出现,直到完成学习任务。二是“自学指导、先学、后教”三者粘连在一起反复出现,直到完成学习任务。

    逐日夸父——李宁列传

    然后我再没有要求他,而是自己拿着桶亲自去打水,几个同学见此现状,都冲上来,从我手中将桶夺走,争着抢着要去打水,我把桶夺回来说:“这一次,我去打水。”

    二、使用众多密集的意象来表达作者的羁旅之苦和悲秋之恨,使作品充满浓郁的诗情。

    阅读由多种材料组合、较为复杂的非连续性文本,能领会文本的意思,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第四学段课程目标与内容p15)

    这学期的教学,实属辛苦。取得了自己满意的成绩。但还有一些不足。由于参加工作时间较短,工作经验不足,教学思路有待于进一步调整,对自己的要求进一步加大,还得抓紧时间充电,不断提升自己的理论素质和业务水平。在教学重心、学生底子上还要进一步加大力气继续深入。

    《咏柳》赏析(袁行霈)

    杜丽,淄博人也,本姓石。丽少时命运多舛,七岁失怙,父母分异,母适杜氏,乃改今名。丽年十四习射,禀赋特异,首枪入靶,教习目之奇俊,待之异于旁人,然 丽性顽皮,不耐规章所绳,尝逾墙偷窜,不意人地生疏,忘却归家路途,乃悻悻回校。每忆及此,丽皆笑而叹曰:“若当日得逞,焉有今日之荣耶?”

    ⑤ 受到国民政府的最高嘉奖;

    ……

    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从社会上层到社会底层,形形色色的人物都在茶馆登台亮相,构成了一个展览式的“浮世绘”。他避开对重大历史事件的直接描绘,而是描述这些历史事件在民间的反响,将之化入日常生活之中。

    “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有什么言语?”(鲁迅文)

    只把追日的豪情携在行囊

    5、瞬间的凝固

    一个班主任在谈到成功的诀窍时说:“懂得感恩”。这位班主任有一本日记,她用噶年恩的眼光去发现,用感恩的心去记录,日记本里记满了学生们为班级、为老师、为他人所做的点点滴滴。这些事那么小,似乎不值得一提。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当这位班主任把它们展现出来的时候,学生们惊喜地发现自己被他人 关爱着,自己也关爱着他人,感动之情油然而生。这种感动成为了班级前进的动力。

    与“多学”相伴的是“多问”,在操作上,要设定“三个一”的评价标准:一是没有学生发问的课算不上好课;二是“答必正确”的课不是真正的好课;三是把学生教得“提不出问题”的课也不能算是好课。

    关键事件 首先,在教师的成长中,总会有一些事件在其中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我们称这样的事件为关键事件。一次表扬,一次发言,一次经验介绍,一次宣传推介,都是一个关键事件,完全可能因这个关键事件而催生出一次成长的飞跃。

    1、改变传统的教学方法

    首先,两国相交,最起码要维持表面的诚信,可是相如连这一点也没做到。他和秦王有约在先,且秦王已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相如也应该言必信,行必果,然而他却明目张胆地违背了诺言,如果对方以此问责,除了强词夺理,他又有何话说?

    33. 戊子瑞鼠灵动繁荣富强安康如意年,零八奥运激扬团结拼博自强不息神!

    也只有我们教师首先能够欣赏语文课,我们才能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学生也用欣赏的眼光,欣赏的心态对待语文课,让学生在学习语文课的时候,充满乐趣,而不是枯燥无味,从而学好语文这门基础学科。

    不仅如此。“读书无用”实指书生无用,文人无用。此论也是由来久矣。试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记载的,一千年前的五代时期的一些“妙人妙事”。

    纵观2011版语文新课标,较之原版本:

    “我将来如有功夫来写自己的传记,要用很大的一章来写我那个时代徽州的社会背景。”胡先生说这番话的时候,用的是绩溪家乡话。他还特别指出,徽州故里生活是他个人的文化背景。那么,胡先生所生活的时代,徽州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样的呢?胡适先生所言“个人的文化背景”又是怎样的呢?

    4、校园隐性伤害的隐患。

    时至今日,张天翼留传下来的作品最著名的除了此文外,便数他的童话作品。他的长篇童话《大林和小林》虽然明显带有阶级批判的成人内容,但却因其想象的荒诞滑稽而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建国后的长篇童话《宝葫芦的秘密》及《罗文应的故事》也很知名。

    22.反面宣传是教育生态恶化的必然结果,其危害性常常比预期的还要严重。那漫长的恢复期亦是管理者的梦靥期——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指出:“阅读是运用语言文字获得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判体验的重要途径。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想要提高阅读能力,那么就要阅读大量的、有益的文字,但在农村学校,缺乏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资料,学生想读,却无东西可读,只能在平时老师教授语文课文时阅读一下语文教科书中所教授的课文,光有课内的方法,没有课外的发展,学生的自主阅读就不能巩固,学生的语言与思维就自然得不到发展,知识和能力的构成缺乏链接,课堂教学成果得不到扩大,学生的阅读能力自然也得不到显著地提高。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刘:寻常所说的通识教育、以及博雅教育,此外还有自由教育、甚至解放教育(我本人的极端译法),其实全都译自同一个外来的说法,即liberal education 。人们常就这些译名争执不下,然而照我看来,他们举出的理由正好说明,在所谓liberaleducation的说法背后,原本就多元包容和并存着诸如通识、博雅、自由和解放等含义,而这些纷然杂陈又缺一不可的义项,又正是在语义的漂浮中产生的。由此可知,跟那个很温和的博雅概念连在一起的,以及跟那个很博学的通识概念连在一起的,其实正是自由的精神,强调自主思考、大胆创造、独立判断,和个人的道义责任,由此就造成了精神的解放!

    他们的唯一论据是:“如果有人拿了外国人的钱,想办法让外国政府、公司赚钱,却置本国人民于挨饿的风险之中,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在卖国?”这个论断正好有一系列知识性错误。